收鬼吃人悬疑 血脚印(鬼少箫笛著)人皮人骨白龙 结缘茅山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作者以笔名“养少爷”写成的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网络点击破20万。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正文

第一卷 结缘茅山

字数:4554

 自盘古开天辟地,清者为天,浊者为地,乾坤八卦,万物得灵,继而生就三界五行。混沌之初,无无仙,唯有妖得道,于是,强者为,败者为,周始往复,仙格局定就,自古正邪不两立,却相互依存,此谓相生相克,乾坤之妙奥。

  上古远逝,旨仙殿依旧,人类这一灵物,万余年发展之后,创立各方辐射范围与文化,继而古代复之,但因人心叵测,荒淫无度,贪得无厌,致使各地终年兵荒乱,饿殍遍地,大家易子而食,诞生无数妖,袭击吞噬古人血肉,此间古人为得安定运用智慧创造许多法术道器,从而消灭抑或封印了大批妖,之后,各国诞生自己的教派,体系越加成熟,法道术佛理也得到皇族的支持,快速发展成为一方势力。

  然事有兴衰,人有私心,法术道理在一代代弟子传承中流离失转,各法术逐渐失传,加之历史洪荒的冲击,于二十世纪末,所剩无几。

  当时几乎处在一段黑暗的时期,灵异之事已被认定迷信,迷信者必将承受非人待遇,甚至亡,于是受妖迫害者无计可施,法师得道之人亦不敢施法助人,善无善报,恶无恶报,冤遍地,人人劫数难逃!

  孝文,姓李,川渝人氏,天资聪慧,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更因幼小一件灵异事件遂与茅山法术结下不解之缘。

  孝文三四岁时候,家境困贫,母亲离家暴走,唯有老父早出晚归养活家计,孝文终日在家,无所事事权当看家。

  一日,午时三刻,本应阳气最重之时,却煞气逼人。年幼的孝文躺在床头看着黑白电视播放的节目,正当兴起之时,前的空气荡如波,缓缓浮动,背后老旧的黑白电视机犹如沉没中,扭曲着物理上的曲线。

  年幼的孝文揉了揉眼睛,以为是用眼过度,休息片刻就好,未想一睁眼竟看见一具无头尸身站在前,正向他伸出长着修长而尖锐的深红色指甲的干枯双手,欲要将其撕裂一般扑来。

  孝文惊恐地大声呼救,奈何平房四合院的屋子里只他一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能听到并且前来救助呢?

  这个年岁的孝文还不知何为亡,他没有这个名词概念,他只听说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气,没有力,不能吃,不能喝,即使他听不明白这些话和各种解释,但是他知道害怕和恐惧,这种紧张是打娘时候与生俱来的天赋,此时他就是被这么一种天赋影响着,生物的本能让他感知到害怕与恐惧,甚至全身发抖,任人宰割。

  正在这时,房门莫名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踢开,伴随着门的响动,一句咒语快速而清晰地传入耳畔:“太上老君叫我杀,与我方,上呼玉女下摄不详,急急如律令!”

  咒灭即时,一张符射来,贴在无头尸身后背,无头尸身剧烈颤抖了一会儿,便化作青烟消散无踪。

  救他的人是一位茅山道士,五十多岁模样,正来乞一碗米饭饱肚续命,见此院煞气浓聚不散,认定妖作祟,匆忙赶到此处,却在门外听见小儿呼救,一时,气冲牛斗,顾不得牢狱之灾,破门而入,救下幼年的孝文。

  老道不敢久留,从脖子上摘下随身携带的玉符,戴在孝文颈项之上后,便随后飘然离去,且多年不曾再见老道。

  一眨眼,孝文已非孩童,与众多学子一样背着书包上学,争取考上一所好的初中。

  这一天清晨,露霜未销,一个老乞丐躺在广场长椅之上,他全身因为饥饿以及冰冷的寒风的折磨而冻得瑟瑟发抖。

  孝文看着老乞丐,犹如看见自己的小时候,犹如看见自己老去的情节,无助悲惨的命运,以前是,未来也应该是。孝文将手中买的油条和豆浆递给了他,老乞丐闻到全身细胞都渴望的美食,不禁像弹簧一样爆发出最后的活力,老乞丐看着孝文,孝文站在一旁一言不发,老乞丐用干瘪的双手抓起食物,就像**山崖的队员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的藤蔓。

  每天孝文都将手中唯一的一份早餐送给老乞丐,他时常趁着自己父亲出差不在家的机会,将老乞丐领回家,让他好好洗洗身上的风尘,又在邻居那里要来几件他们不要的衣物给他穿上,老乞丐得到了这一份关爱,完全看不出是个乞丐,倒是像一个风度翩翩的老人,气宇不凡。也许真的是上天的眷顾,他老来无子,却有个孩子时刻关心着他,孝文从小无母,父亦谈不上有,现在倒是有了个爷爷,他俩在街上就像一对爷孙,各自感受着从未感知过的关爱。

  某日,两人约定去山上划船,这天他们起得大早,带上昨晚准备好的食物就坐上山了。

  因为离道路最近的几块地方都已人满为患,所以他们决定深入山岭,凭着记忆,孝文记得不远的地方有一旺清澈的湖,他们于是向着未知的领域进发了。

  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们找到了这片域,碧绿的湖岸边几艘小舟停泊于此,四周极为宁静,听不到一声鸣。他俩选择了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方,休息了片刻,继而来到小舟旁边,解开了绑在上的缰绳,两人坐在小舟里,晃晃悠悠地在湖上飘荡起来。

  船逐渐飘荡至湖中心,两人一直在聊天,老人因为孝文在身旁,没有抱着警戒的心态,两人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状,但是当他们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猛然,湖中心波涛汹涌,此刻的已经像一个漩涡不断地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小舟伴随着湖过激的动作剧烈地摇摆,起伏不定,孝文哪里禁得住这样的力量,几个摇晃就栽进中。

  他的身体一进入湖的怀抱,蓦然感觉四周异常宁静,丝毫没有刚才左晃右倒的触感,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温暖,似乎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好像是妈妈的手。

  妈妈?

  我好想你!

  孝文的大脑中回旋着思念的声音,似乎有种熟悉的声音开始回应,隐约前方就是妈妈的身影,她的手臂向他展开,要拥抱孝文,孝文也张开了臂膀,欲要扑进妈妈的怀抱。

  “过来吧,孩子,过来,到妈妈这里来!”孝文耳畔盘旋着这句话,这句话犹如摇篮曲,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觉得很困很困,最后闭上了眼睛

  而黑暗中犹如一双手的物件儿瞬间分裂开来,变成一根根恶心的触须,全部伸向了溺的孝文,触手即刻将孝文缠绕得结结实实的,正当妖想将他拖走之时,孝文身上发出一阵奇异的光芒,这些缠绕在他身上的触手瞬间全部碎裂,妖精闷哼了一声,迅速远离孝文,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她计划着躲在暗处静观其变。

  老人见孝文**中也跳了下来,老人向着幽绿色光源处游去,找到了孝文,不一会儿老人抱着已经昏迷的孝文自中一跃而起,脚踏着波波浪,挺身跃上岸边。老人放下孝文,让他平躺在地上,晃眼间看见孝文脖颈上的红绳,拿出来一看,赫然是一块玉符。

  “这……”老人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不是为了这块玉符,而是为了这个孩子。

  女妖见两人并无多大本事,自认为对付一老一小绰绰有余,再次沸腾,一只头上长着无数触须的绿色女妖站在之上,鄙视地看着老人,说:“今天收获不小啊,这个小的皮嫩肉滑的,留着以后再吃,我先把你吞了,哈哈哈。”

  “哼!可笑啊,本是为了替天行道练就一身法术,却惧怕牢狱祸事荒废一身本领,没想到啊,才几年啊,就出来这样的妖,哈哈哈哈。”老人自语哈哈大笑。

  女妖诧异,问:“老不的,你都快成为能够为本座肚中之物了,笑什么啊?”

  “哈哈哈哈,”老人依旧狂笑,“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今天就算拼了老命,我也要收了你!”说完,老人跺脚一跃数仗,站在女妖对,脚下是漆黑如墨的湖老人不等女妖反应,手中快速结印,一条火老人嘴中窜出,女妖感觉不妙,大喝一声,卷起周遭湖与火奋力一档,成功躲开。

  女妖喷出一口绿色的血液,刚开始她只当这个老头是个凡夫俗子,却未想道行如此高深,多年来从未遭遇法师的她,早已懊悔自己轻敌了。

  “没想到这个国家还有这么一个人才,可惜,你再有才,在妖的世界,在人的世界也要世界之大,本座至少还有一个湖泊可以守着,你却连容身之地都没有,你好可怜啊!”女妖说着话,手中多了一把“冰剑”,剑到之处皆为冰霜,老道一躲避剑身的攻击,一说:“今人愚昧,不信仙畜妖之事,但今之后,必有人摒弃愚钝,救人火,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古人已经够笨,今人却更傻,后世还指不定成什么样子,我看那个时候应该比聪明一些,自古胜者为王霸者为寇,弱肉强食是乾坤法则,还替天行道呢,我看你就是泥古不化的老石头,今天就让本座告诉你,什么才是天,什么才是道!”女妖砍下老道手臂,冰霜迅速扩散,老道急忙跃出女妖的攻击范围,即刻施法阻止冰霜在身体上的蔓延。

  “天仍在,道不灭!”老道看着远方的女妖说。

  女妖冷哼了一声。

  “没想到,这个世道竟诞生这般法力高强的妖孽,可悲啊!可悲啊!”老道眼中闪烁着光芒,眼是磐石一样的坚定,他用剩余的一只手臂做法,其左手挥舞,脱去衣襟,上半身全裸露出来,老道念咒,身上散发出浓烈的光芒,他的身上一条八首从背后盘旋于口,此刻,活了一般,皮肤上的八首扭动起来,继而飞升天,这条全身都在燃烧,所到之处皆为焦土。八首在法师的控制下,降下密密麻麻如暴雨一般的火种,只是一瞬间,女妖竟无处可逃。

  见自己身陷绝境,女妖也顾不得多少,狠下心将自己用千年修行炼铸的“冰剑”折断,化为一道冰气结界。

  铺天盖地的火种落下,爆炸开来,产生的波震使结界荡起一丝丝涟漪,进攻还未结束,不等女妖喘息,八首八头同时攻击,向女妖喷出桶粗的烈焰,不一会儿,女妖结界破裂,女妖快速躲避,知道遇上高手,不敢造次,忙跪在老人身前哀求道:“大师,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放过我吧,我日后必定改良冠正,绝不再为非作歹了,求大师放过我。”

  “早知今日悔不当初,这是你的报应啊。”老道感叹却不心软,左手结印,向女妖打出。

  女妖见状再度躲闪,见老人并不打算放过她,双眼盯着老道:“呸!既然你要我,我也不要你活!”

  女妖说完,将几千年的道行发出,一挥手将烈焰直接冻结,女妖不与八首纠缠,转而飞向老道,双手抓住他的脖子,老道被女妖强大的力量支配,身后不断撞倒手臂一般粗细的木,直到撞在一棵大槐才停下来,然而老道口吐鲜血,已无力反抗。

  天空中的八首没有受到老道的指挥不但没有消失或者乱搞一气,而且还更加活跃,没有人会认为天空上的那只八首只是长得像火焰,没有生命,恰恰相反,这似乎是得到了解放,行动更加自如。

  它见到老道出事,弃下自己一颗头颅,这颗连着脖颈的头燃烧着三昧真火直直地飞向女妖,与女妖对撞在一起不再分开,女妖瞬间通体燃烧起来,哀嚎声不绝于耳。

  孝文醒来之时,发现老人躺在他的身旁,右手臂完全斩断,不仅如此,周遭的一切也成为一片废土,来不及惊讶,老道已察觉,他迫使自己睁开沉重的眼皮,说:“孩子,这一切你以后就会明白的,你现在扶我坐起来。”

  孝文扶起已经无力的老道,他靠着一棵说:“你现在在我前磕三个头。”

  见孝文紧皱双眉,久久不拜,老道强打精神,此刻他的语气极微:“你不要犹豫了,我没多少时间了,你也不愿意让我怀恨而吧。”

  孝文不太情愿地向他磕了三个头后,老道满意地说:“既然磕了头,你就是我的徒弟了,我不会亏待你的,现在我把八首送给你,它可以在你危难之际救你一劫。”

  他的话刚说完,孝文终于发现那条只有七颗头的从天而降,他因恐惧害怕而奔逃起来,他没跑多远,飞腾径直钻进了孝文的后背,盘旋于,犹如纹身,然后消失不见。

  像是个引子,带来了大量的信息,孝文瞬间明白了一切,他跪在老道前,泪流满:“师傅,徒儿对不起你。”

  “傻孩子,这本法术秘籍是我茅山传世之宝,”老人取出书籍,继续说,“上记载了中原及荒蛮之地的法术道义,如今交付于你,记住,你以后一定要注德注行,端正做人,还要勤加修炼,将师门发扬光大!”

  老道说完,上露着微笑,闭上了双眼。

 

关于创作者
李文谭(1991—),中国严肃派文学作家,梦境派作家代表之一,笔名少箫笛(箫笛),一箫一笛走天涯,惯看人间百态。
重庆籍,发表若干诗歌散文,代表作有《樱花飘落的时令》、《血脚印》、《尔离家出走》、《血都》、《高考》、《算盘》、《牧人》、《花火》、《炼狱迷宫》、《大宇航》等小说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收鬼吃人悬疑 血脚印(鬼少箫笛著)人皮人骨白龙 结缘茅山已关闭评论
  • 698,513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探索迷踪网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