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吃剥人 妖精鬼怪应有尽有 恶徒人性 第二章 寝室惊魂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作者以笔名“养少爷”写成的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网络点击破20万。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正文

第二章 寝室惊魂

字数:4591

 “傻孩子,这本法术秘籍是我茅山传世之宝,”老人取出书籍,继续说道:“上记载了中原以及蛮荒之地的法术道义,如今我将它交付与你,记住!你以后一定要注德注行!端正为人!还要勤加苦练,将师门发扬光大!”

  老道说完,上露着微笑,闭上了双眼。

  孝文天资聪慧,将老人遗留下的法术秘籍融会贯通,已然是位小道。他勤学刻苦,学业优异,成功考上大学,其父李利强制为他填报了志愿,开学之初,孝文独自前往湖南踏上漫漫求学之路。

  孝文下了火上了大巴,巴士行驶于乡村公路之上,窗外木葱郁,不觉得烦闷,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个偏僻的地方,校门对的山头坟头矗立,然开学之际,人头攒动,别是一番生机,周遭小店紧锣密鼓开张营业,贩卖生活用品和小吃点。

  孝文搬着行李,在学长的带领下找到自己的寝室,他站在楼前,发觉楼外小院槐枝繁叶茂,远处却荒丛生,定睛细察隐约看见楼外漂浮丝丝黑气,他不禁叹了口气:“但愿以后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半月之后,孝文掐指一算,算出这几日此地不利自己,于是收拾了衣物,暂离校区,在酒店休寝。

  当夜,寒风吹动寝室外的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像是女人悲哀的哭泣。

  105同寝的室友张灿烂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一天的书,真累!”他一边喃喃言语一边习惯地从柜里拿出饭盒,抓了一把碧螺春扔进去,到走廊里的饮机那儿接

  “这怎么有股味道啊?是昨天泡了方便没洗干净?”张灿烂喝着已经放凉的,总觉得有股味,于是将饭盒里的倒进下道,抹上洗洁精使劲地清洗饭盒,他洗得很仔细,手指在饭盒里外包括与盖子的连接凹槽摸了个遍。洗干净后,他又抓一把叶去接,一股香扑鼻而来,这次该不会有异味了吧。

  他满意地回到寝室,坐在自己的凳子上,向腾腾的吹了几口气,小心翼翼地将嘴靠近饭盒,生怕被烫。喝了一小口,不禁又皱起眉头,还是有股味道,难道是发霉了?不可能啊,昨天还喝了的,并没有味,这干叶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发霉了,难道是我嘴有问题?张灿烂如是想着,转过头向睡在床上发短信的逍遥问道:“你喝这的时候有没有发觉不对劲啊?”

  “今天这个不干净,是混的。”逍遥直起身说完又倒下去继续发短信。

  张灿烂憋着劲大口吞了几口,太难喝了,差点吐出来,他有点不舍地将倒掉,打开头清洗饭盒。

  “这怎么是红色的啊?”张灿烂不禁高呼,看着这鲜红色自来竟然联想到了血管里流动的液体,可是寝室里的兄弟并未理睬他。

  可能是学校用的是工厂的废吧,以前新闻里曝光过,学校为了节省成本,到工厂去买滚的废,张灿烂并没有多想,只是暗骂学校没有良心,但是张灿烂永远都不会知道,孝文在这时候离开就是为了避难。

  今日月圆当中,正是出来吸食日月精华之时,这一天,又正是寝室某楼层当初出事之时,正乃楼中的作祟之时,难免不会发生什么事,孝文之前算出这几日对自己不利,只好避开这段时间,跑到外住上几晚,寝室里的人权当那不干净,他们却不知道那中其实混着人的血,谁喝了,谁就

  “真他妈的没有良心!”张灿烂心里暗暗骂着这个该的学校,但眼前不禁浮现出那天自己所见到的情景。

  那天是上周的礼拜六,张灿烂新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嫌学校的网费太贵没有联网,于是跑到楼上403下载几部欧美的动作电影。回到105时已经是午夜12点了,张灿烂和寝室里的哥们全是学校里出了名了夜子,平时不到凌晨两点不关灯,规定的用电量不到半个月就没了,寝室里的兄弟没办法,不得不各自筹点去保卫科买电,所以蜡烛变成寝室的必备品。

  那日,张灿烂在外头将门敲得乒乓作响,里的人却像睡似的没一个来开门,说来也,头一天兄弟们还打牌打到太阳升起,今天怎么睡得那么早。

  张灿烂瞧见四处无人,把手里一直抱着的笔记本放在地上,觉得不妥当,把旁边的垃圾桶搬过来挡在电脑前,确保万无一失,他跑到寝室外厕所那里翻进了屋子,105是在二栋寝室楼的最底层,屋子分为三间,中间有条不到七米的走廊,走廊处有间大大的厕所,里分为三个隔间,厕所的洗漱槽有个半开的窗户,从来没有人去关,说是厕所太臭,开着透气。

  张灿烂很容易地通过窗户翻了进去,进去之后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门,生怕电脑被人顺手牵

  关好门,张灿烂抱着电脑向自己的屋子里走去,那间屋子里住着七个人,所以那间屋子特别大,打扫起来也特麻烦。

  张灿进了屋子,看见有人睡在地上,联想到二哥喜欢打地铺,这样凉快,也没多想,但是现在已经立了秋,天气早变凉爽了,他亲眼看见二哥将凉席收拾的,难道是有兄弟身上火气大,不得不打地铺?但是谁还在这样冷气袭人的季节依旧有这样大的火气,还敢睡地上?这还真有点奇

  张灿烂打开镶嵌在墙上的开关,想瞧瞧是谁的身体这么强壮,日光灯闪烁了几下亮了起来,再那个地方看去,他不禁愣在原地,地上一个人都没有,兄弟们全在床上呼呼大睡。

  到底怎么回事,是自己眼花了?刚才看见有人睡的地方凌乱地摆放着几双鞋,并没有人影,张灿烂安慰自己:“肯定是自己刚才眼花了,光线这么暗,将鞋看成是人了。”

  想到那天的情景,张灿烂觉得背后袭来一股冰凉的气息,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转过身,什么人都没有,使劲摇摇头,暗自安慰自己:“这世界怎么会有嘛,简直就是自己吓唬自己,那次是自己眼花,这次是学校没有良心,不要多想了,睡觉!”

  次日夜,逍遥神秘秘地对张灿烂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想听吗?”

  “有屁快放!”看着故弄玄虚的逍遥,张灿烂关上没看完的书没好气地说。

  “你想听吗?”逍遥缓慢地说,语言和表情极像恐怖电影里的人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他妈的,有什么话就说,干嘛神秘秘的!”张灿烂不耐烦地说。

  “好,我告诉你,你不要害怕,”逍遥定了定似笑非笑的表情,露出刚才诡异容,轻声地说,“我们这栋楼的304寝室一直没有人住。”

  “胡说八道。”

  “你不信?那好,现在我们就上去,看看有没有人——现在还差八分钟就午夜12点了。”

  “好啊,上去。”张灿烂压根不相信逍遥的话,他上个月还看见304的门是开着的,而且里人还挺多的,这次逍遥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

  “那怎样才知道里有没有人呢?”逍遥在楼道里问道。

  “敲门呗。”张灿烂再一次没好气地说。

  “你敢敲门吗?”

  “只要上的门没锁里就是有人,锁了就是没人。”张灿烂说着向楼上走去。

  两人快步上楼,304外的灯坏了没有亮,楼上和楼下的光隐隐照射过来,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氛。

  张灿烂站在304寝室门前,只见上锈迹斑斑的门把手被一把铮亮的不锈钢锁紧紧地扣住,垃圾桶的恶臭简直使人想吐。

  “呵,为了吓人还专门买一把锁,还真够敬业啊。”张灿烂说着抬起手敲了敲门,里没人应答。

  “还真的没人。”张灿烂转过身,逍遥早逃得没了人影,张灿烂抬下楼,就在张灿烂走下三楼最后一级石梯时,身后传来一声闷响,是从304里传来的。

  “哦,里有人啊,我就说嘛,上次来的时候我还进去过,里人还挺多的,就算换寝这么多人也不可能这么快换走,而且现在学校人满为患,哪有那么多床位等你换。”张灿烂回过头看着304寝室的门说,然后回到寝室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里没人吧。”逍遥得意地说。

  “对,里没人,全是,而且他们对我说,今天晚上要来抓你,”张灿烂轻蔑了他一眼说,“怎么会没人,他们睡着了。”

  “给你说正经的,你还不信——不信你问小郭子。”逍遥指着躺在床上看小说的小郭子。

  “对,304真的没人住,我是宿管部的,有没有人住我最清楚,记录册上一直没有304寝室的记录。”小郭子躺在床上说。

  操!小郭子也和逍遥联合起来吓我。张灿烂看了一眼小郭子桌上一大叠查寝记录的本子,没去理会他们,直接上了床,突然想起什么,甩出一句话:“你最好把那锁开了,别人家一大早出不来。”

  “操!睡觉!”逍遥听见张灿烂的话,以为是拿他开涮,盖上被子,墙壁,不想理会他,而后,心里总觉不舒服,又坐起来对正在脱衣服的张灿烂说:“你明天去问学长,看我骗没骗你。”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正午时分,兄弟们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张灿烂起身下床,去食堂吃午饭,路上遇到志军学长,他是张灿烂的老乡,两人很谈得来,张灿烂不禁问道:“我们那栋楼的304寝室——”

  “哦,你说的那间过人一直没有人住的304啊,怎么了?”学长看着貌似被雷击过的张灿烂附加一句,“你没事吧?”

  “没,没什么。”张灿烂发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嘴巴有点哆嗦。

  问了好几位学长学姐,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304寝室很多年来没人一直空着,是个空屋,自从里过人后就闹,没有人敢在304里住,时至今日。

  上个月张灿烂明明看见304里很多人,而且床都是铺好的,打扫得很干净,不像很多年没人住的样子,但是学长学姐不会骗自己,难不成自己真的撞了?联想到之前几次遇见的事,张灿烂坐在床上开始不安分了,他越想越不对劲,越不对劲越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呢,但是又解释不通这些奇的事情,想不通,干脆去304瞧瞧有没有人住过的痕迹。

  来到304寝室,门是锁住的,还是那把不锈钢锁。张灿烂前往宿管部,那里管事的是张灿烂的好哥们张琦,向他借304的钥匙绝对没有问题。

  “你去那屋干啥,那里又没人。”张琦诧异地问张灿,于是,他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张琦听。张琦听完哈哈大笑,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如果世界上有的话,我那些亲戚咋不来找我聊聊天?我看是你记错了,记成404去了。”

  “哎呀,哥们,你就帮我这一把,我进去看看就下来。”张灿烂哀求道。

  “好吧,好吧,不过304寝室的钥匙在宿管总部那里,你等等我,我去给你拿来。”张琦无奈,只好答应。

  张灿烂坐在张琦的办公室吹空调,不一会,张琦回来,张灿烂接过张琦递来的钥匙,快步向304方向走去,身后传来张琦的笑声:“你别被抓住出不来了啊。”

  打开304的门,里一般的寂静,恶臭很浓,可能是长期没有人住,垃圾桶的臭味在里堆积起来的缘故,张灿烂如是想着。他捂着鼻子走过约摸七米长的走廊,走廊尽头是最大的一间屋子,走廊右侧有两间小屋,房间的门统统没有上锁,轻易的就推开了,这一推不要紧,眼前的一幕让张灿烂终生难忘,寝室的床上睡的不是人,是一具具白色的骷髅,一张床上睡一具,七张床上全是白森森一片。

  张灿烂干呕着跌跌撞撞地跑出304寝室,跑向宿管部。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封锁了这一区域,老师和校长赶到的时候,警戒线外站满了学生,有人说:“不得我们那里这么臭,原来隔壁全是尸体。”

  “对啊,我们还以为是垃圾桶发出来的,可是其他寝室外垃圾桶却一点臭味没有,现在想想还真不对劲,原来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穿着白色衣服的法医陆陆续续的两两抬着一个色的密封大口袋走了出来,不容置疑,抬得是装尸袋,里装的就是散发着腐烂恶臭的尸体。学生们看到法医将装尸袋抬了出来,急忙退后,生怕沾染了一丝晦气,恶臭随风飘散,学生们全都捂住口鼻,有的人受不了,直接在坪上呕吐起来。

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吃剥人 妖精鬼怪应有尽有 恶徒人性 第二章 寝室惊魂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少箫笛照

关于创作者
笔名鬼少箫笛(箫笛),李文谭(1991—),中国严肃派文学作家,梦境派作家代表之一,重庆籍,发表若干诗歌散文,代表作有《樱花飘落的时令》、《血脚印》、《夏尔离家出走》、《血都》、《高考》、《算盘》、《牧羊人》、《花火》、《炼狱迷宫》、《大宇航》、《消失的手》、《男权的牺牲品》、《未来》、《一个中学生的烦恼》等小说。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吃剥人 妖精鬼怪应有尽有 恶徒人性 第二章 寝室惊魂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已关闭评论
  • 384,730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