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谭吧|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人吃人剥人皮 妖精鬼怪 第三章 救命稻草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收鬼吃人悬疑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作者以笔名“养少爷”写成的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网络点击破百万。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正文

第三章 救命稻

  字数:2760

 穿着白色衣服的法医陆陆续续的两两抬着一个色的密封大口袋走了出来,不容置疑,抬得是装尸袋,里装的就是散发着腐烂恶臭的尸体。学生们看到法医将装尸袋抬了出来,急忙退后,生怕沾染了一丝晦气,恶臭随风飘散,学生们全都捂住口鼻,有的人受不了,直接在坪上呕吐起来。

  “吐鲜红,阎罗索魂魄!”一男生突然手舞足蹈大声叫嚷起来,引得周遭注目,更有些学长学姐色突变。

  刚入学的新生只当他见到这样的情景精神崩溃,此时,几个制服人员将其强制拖走,只远远听到“吐鲜红,阎罗索魂魄”的声音

  很多人色暗淡,默默的离开了事发现场,只剩下不知内情的观众兴奋地探讨其中笑料。

  张灿烂虽长相呆头呆脑,但却不傻,即使猜不透内中玄机,也知其中蹊跷,张灿烂不知是意识到这一点而过于兴奋,还是过于恐惧,身上不由自主开始打起颤来。

  一只大手有力地落在张灿烂的肩上,他惊起一身冷汗,往后一看,原来是张志军学长,张志军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暗暗叹息,说:“到我办公室来,有几个人想和你谈谈。”

  张灿烂像没了似的跟随张志军来到学生会专属的办公室,里坐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人员,对是两位学生会的干事,正在录制口供,之后他们也向张灿烂询问了这次凶案的相关事宜,张灿烂也算老实,竟将自身遭遇原原本本地叙述出来。

  “天啊,传说是真的?”玉荷姐听到张灿烂的讲述惊慌起来,容颜因惊恐稍显扭曲。

  “什么传说?快告诉我!”张灿烂大声质问两位学生会干事,两人纷纷藐视地瞟了他一眼,耸耸肩膀算是回答。

  两位警官相互望了望彼此,似乎得出了结论:又一个精神失常的学生。他们收拾好口供记录,说了几句客套话,离开了房间。

  荣荣姐和玉荷姐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房间中顿时一番寂。

  张灿烂忍不住再次大声质问两位学姐:“到底是什么?我是当事人,我应当了解详情,你们不要再卖关子了,快说吧!”两位学姐鄙夷地撇撇嘴,冷漠地起身离开了办公室,留下颓圮的张灿烂。

  张灿烂使劲挠着头,他只想知道过去的故事,可是这样一个小小而奢侈的愿望却无法实现。

  张志军若有所思地看着无精打采的张灿烂,许久,终于憋出一句话:“不要再挠了,头皮挠破了。”

  “我能不挠吗!这个节骨眼上,你不是我,你怎么会知道我此时的心情。”张灿烂继续挠着头皮。

  “不就是个传说吗,这些八卦小故事你还当真了?”张志军想到了什么,问:“你昨晚喝了红色的自来?”

  “对,我喝了,”张灿烂反应过来,惊呼,“吐鲜红,阎罗索魂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

  张灿烂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问张志军:“你一定知道些什么!”

  张志军色无奈,侧过敷衍道:“大一开学军训的那段时间里,我的学长和我说起过,传说我还是知道一些。”

  “不要再废话了,说重点。”张灿烂的声音近似咆哮,学长一黑,不愿多讲,说:“这些事情我也帮不了你,不过,你可以去找一个人,也许他能救你。”

  “谁?”

  “你们寝室的孝文。”

  张志军离开之后,联系上孝文,孝文得知学校发生凶案,匆匆赶回学校,正巧碰上不敢回寝的张灿烂。

  张灿烂一见孝文犹如抓住救命稻一样,上的肌肉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菊花,激动地说:“孝文你总算回来了,兄弟我快了。”

  “咋的了,见了?”孝文平时不满张灿烂的作风,存心要戏弄他一番。

  “是啊,兄弟我真的见了,你可得救救我!”张灿烂哀求道。

  “你说你见了,咋回事啊?”

  张灿烂将事情的来去脉叙述了一遍,孝文听完以后故意哈哈大笑,拍着张灿烂的肩膀说:“张灿烂,好歹你也是个大学生,思想怎么会落后到这般田地?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嘛?”

  “你以前不是说这个世界吗?你不是说你会法术能够捉吗?怎么现在却改口了?”张灿烂不依不饶。

  “有吗?我有说过吗?我一直不相信世界上有的,也许是我当时是为了吓吓你们而编造的吧,”孝文不给张灿烂还嘴的余地,说,“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这肯定是有计划的谋杀,凶手太幼稚了,以为将罪名嫁接到二十年去的人身上就万事大吉了,不过这种事才信呢,放心吧,兵来将挡来土掩,警察会处理的,警察叔叔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还我们一个和平、美好、幸福的学习环境,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寝吧。”孝文满笑容。

  “你还要不要我说话了?我知道我以前得罪过你,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帮我这个忙救救我吧,你不帮我,下一个的就是我,也许下下一个就是你了。”张灿烂急的说不出话来,欲哭无泪。

  “你咒我啊?”孝文的上黑了下来。

  “不是,不是。”张灿烂想解释。

  “好好好,我帮你就是了,来,我这里有串佛珠,开过光的,能保平安,戴上它,妖就不敢进你身了。”孝文打断张灿烂的话,将手腕上带着的佛珠取下递给张灿烂。

  “就这样吧,我奔波了一天,好累啊,我先回寝室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张灿烂知道孝文的本事,但是自己曾经嘲笑过他装,如今自己真的遇见,他不帮忙还不是记恨自己,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吐鲜红,阎罗索魂魄,我看你真的是劫数难逃,作孽啊,作孽。”孝文回到大屋躺在床上喃喃自语。

  孝文说这句话不是没有依据,他一回来就看见张灿烂印堂发黑,显然是被恶缠身,本应该帮他走出困境,只可惜张灿烂为人的确太差,自己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他老是插话,而且说的话一般让自己无地自容。不仅是孝文对张灿烂没有一丝好感,身旁的同学也不满意他,不知道张灿烂在哪家锁匠师傅那里学习过,轻而易举地就能把别人柜子上的锁打开,把电脑“借”过去,弄坏了东西要么说与自己无关,要么就说别人买的是便宜货,质量太差,由于是室友,不好对他发作,正好借此机会,好好收拾收拾这个眼中钉。

  深夜,睡意正浓的时候,孝文被摇醒,睡眼朦胧的他含糊的问:“干啥啊?”

  “孝文,你这个佛珠不好使,她来找我了。”张灿烂唇齿颤抖,发音不清。

  “你肯定是在做梦,这串佛珠是有法力的,妖根本进不了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一定是在做梦!”孝文含糊地回答道。

  “不是的。”张灿烂一口否认。

  “有完没完,跟你说你在做梦,难道你大脑受损连作梦与现实都分不清了吗?不要打扰我了,我要睡觉!”孝文发火道,他了翻个身,将脑袋埋进枕头,张灿烂急得直跺脚,没办法,只好识趣地回去。

  孝文听见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想到张灿烂做梦都梦到,心里乐开了花,像吃了蜜糖一样甜。

  次日放学,孝文心情格外好,联想到张灿烂昨晚担心受怕的囧样,他心里就涌出一股无比温暖的流。然而,孝文正要抵达宿舍楼时,猛然感觉一股煞气扑来。

  “大胆妖孽,还不束手就擒!”孝文双手合十,心中迅速默念咒语,然后十指相扣,右手掌风向前,左手食指中指合并按于右臂,右手掌心喷出一束火光,笔直地射向前方。然而人影一跃,凭空消失。

  “他妈的,给他娘的逃了。”孝文咬着牙,咯吱咯吱作响。

  “隆”的一声,孝文下意识地跑向声源处。

  天!张灿烂上吊了!

 

文谭吧|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人吃人剥人皮 妖精鬼怪 第三章 救命稻草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收鬼吃人悬疑

少箫笛照

关于创作者
笔名鬼少箫笛(箫笛),李文谭(1991—),中国严肃派文学作家,梦境派作家代表之一。重庆籍,发表若干诗歌散文,代表作有《樱花飘落的时令》、《血脚印》、《夏尔离家出走》、《血都》、《高考》、《算盘》、《牧羊人》、《花火》、《炼狱迷宫》、《大宇航》、《男权的牺牲品》、《消失的手》、《未来》等小说。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文谭吧|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人吃人剥人皮 妖精鬼怪 第三章 救命稻草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收鬼吃人悬疑已关闭评论
  • 257,847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