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人吃人剥人皮 妖精鬼怪 第四章 重伤在即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收鬼吃人悬疑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作者以笔名“养少爷”写成的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网络点击破百万。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正文

第四章 重伤在即

?字数:5261

 “隆”的一声,孝文下意识地跑向声源处。

  天!张灿烂上吊了!

  孝文忙念咒语,指尖急射出一股真气,割断了绳索,张灿烂随即落在地上,却不省人事。

  这时,室友陆续放学回来,见此情景,兄弟们迅速将张灿烂抬出寝室,打了医院电话,个把钟后急救还未赶到,孝文发现张灿烂的脉搏越加微弱,若不采取措施,必然灯灭人亡,情急之下,孝文也顾不得什么,从包中取出一颗百年参丹让其含在口中,唾液渐融,不多时,再度把脉,脉象趋于平和。

  两个小时后,医务人员赶到,小心翼翼地将张灿烂抬上,飞驰而去。

  他们来到医院,张灿烂正在急救室抢救,不知过了多久,张灿烂被推出急救室,虽然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依旧昏迷不醒。

  之前回到寝室就和恶战了一回合,张灿烂自杀恐怕与此事脱不了干系,孝文见病房中的其他病人已入睡,他便支开了与其同行的逍遥和小郭子,之后,锁上门打开窗户,对病房中沉睡的两位病人施针,施针过后,他们就不会醒来。

  孝文放了一张小木凳于张灿烂病床前,在凳子上放一个瓷碗,拔下几根张灿烂的头发,摸出三枚铜,挽起袖子开始做法。

  他将三枚铜和头发放入瓷碗,引燃一张符,丢入碗中,之后双手捧起瓷碗,再使瓷碗反盖,让它的底部天,碗口与木凳紧紧贴合。

  移开瓷碗,取出中间一枚铜,咬破中指,鲜红色的血液涂在铜之上,孝文透过铜中间的圆孔,他看见张灿烂身上只有一魂三魄,不见了两魂与四魄,明显是惊吓过度所致。

  人有三魂七魄,灵魂平时依附于人体,当人体遭遇突发事故,灵魂就会离开身体,难以回归,没有灵魂身体要么回归大自然,要么萎靡不振,精神恍惚,卧床不起,这种活着的身体可以被称为活人,民间俗称“掉魂”,有些病人昏迷几十年就是掉了魂。张灿烂的病症也是如此。

  孝文看着自己随身携带的特步单肩包,里是他随身携带的法器符纸,他无奈地摇摇头,准备为张灿烂招魂。

  招魂分为两种,一种是为者招魂,一种是为活人招魂。

  克于异乡的游人其魂魄找不到归途,会像他的尸体一样留于他乡,受无穷无尽的凄苦,享受不到香火的供奉,所以者的家人会为者摆放供桌、祭品和照片,特意请来法师念经,就是希望者能回到故土,与家人重聚。

  孝文从包中掏出一张纸,折成人形,再放上太上老君灵牌,在灵牌前点上三炷香,请为张灿烂招魂。孝文虔诚地默念着咒语,届时从窗外刮进一阵狂风,纸人腾空而起,笔直地通过窗户飞向户外。

  孝文站在窗户边左顾右盼,启明星缓缓上升,如果在太阳升起之前纸人还没有回来,昨晚的努力就付之东流了。孝文叹了口气,转身看着沉睡的张灿烂,摇摇头喃喃道:“也许这是天意。”

  没想到孝文刚打开门准备走出去时,身后忽然挂起旋风,纸人飞入房中,像个迷失方向的灵魂,飘飘荡荡,无所依靠。

  孝文忙关上房门与窗户,他右手迅速伸出,两指夹住纸人,一掌将纸人打在张灿烂口,大喝一声:“归魂!”

  待张灿烂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的孝文头正倒在床沿呼呼大睡。孝文昨日在病房内为张灿烂招魂,直到清晨才将张灿烂的三魂七魄不见的两魂四魄召唤回来,已是精疲力尽。

  “嗯,你醒了?”孝文睁开疲惫的熊猫眼,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吐字含糊不清。

  “孝文啊,”张灿烂连滚带爬地扑到孝文脚下,“我知道我以前对不住你,可你不能见不救啊,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情分上,你救救我吧,再这样下去,我只有路一条,求求你,救救我吧!”

  “行行行,我帮你就是了,你先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帮你搞定就是了。”孝文本想戏弄戏弄他,让他多担惊受怕几天,好泄心中的那口闷气,却没有想到这个恶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犯事,孝文寝室柜中供奉着太上老君像,他自己也因长久的虔诚跪拜有了部分金光护身,所到之处会留下一些妖才能看见的金光,妖看见后会以为灵在此,躲避不敢造次,而今,这个物胆大包天,所作恶行罄竹难书,就算张灿烂不求他,他也要让这个恶魂飞魄散,维护正道。

  三天之后,张灿烂勉强康复。孝文答应过张灿烂帮他收,而且算出今晚子时对自己最有利,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两人到农贸市场搞了些公血和黑血,当然,没少被身旁的路人议论。回到寝室没喝一口,孝文就匆匆忙忙地准备收的材料。

  他打开衣柜,向太上老君上了三炷香,再从行李箱中取出一尺长的桃木剑,以及毛笔、朱砂、砚台、纸,他将朱砂与血一同倒进砚台,混合一起后,孝文割破手指,精血顺着指尖一滴滴落入砚台。

  孝文抄起毛笔,笔尖点着眉间,双半蹲,口子念着咒语。毛笔笔尖横然一扫,沾了些“墨汁”,快速地在纸上画着张灿烂看不懂的图形。

  之后,孝文走出楼层,站在楼下,右手天一甩,手中四张符纸晃晃悠悠地飞向304寝的窗户,端正地黏在窗户的左右上下四个方位。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三楼,将一张符贴在门之上,一切准备就绪,只差东风,而东风就是今晚子时。

  “今晚子时动手,以后你就高枕无忧了,事后记得请我吃饭哦。”孝文有些得意,不理会身边拍自己屁的张灿烂,踱着官步下了楼。

  室友陆陆续续地回到寝室,孝文吐着烟圈,想着怎样收拾这个。他来湖南读书,大部分法器无法带来只能留在重庆,包括他养的,没有这些帮助,做起事情来很不方便,现在正好可以收了这个为己所用,孝文如是打算,却显得些许自负了。

  深夜,室友皆已入睡。子时已到,张灿烂跟随着孝文来到304门口,孝文摸出一张与众不同的符,夹于食指与中指之间,伴随着“开”字出口,符燃起火焰,门把手上紧紧扣住的不锈钢锁“啪嗒”一声松开。

  孝文从包中掏出两片柳叶,在眼睛处擦了擦,然后一手拿符一手握剑。

  “开门!”听到孝文的示意,张灿烂将门把手一拉,孝文一脚门踢去,手中符向前甩出,冲进304寝室。

  孝文摸出罗盘,指针指向大屋方向,他皱着眉端详着罗盘,指针没有丝毫动静,甚是奇

  他不敢大意,小心翼翼握着桃木剑,缓步走进大屋。

  大屋内,只见里坐着一位满头青丝的女子,照着镜子梳着飘逸的青发。

  “小伙子,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何必以卵击石,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免得白搭一条性命。”女没有回头,淡淡地说。

  “自古正邪不两立,你害人性命,为害一方,天理难容。”孝文边说边将右手偷偷伸进包里,抓了一把符。

  “哈哈哈,”女一阵阴笑,让人起皮疙瘩,“你在冥界也小有名气,你也有些本事,只可惜顽固不化,杀了你,本宫还真有点舍不得。”

  语罢,室内刮起股无故而起的阴风,左右两个柜子像吸石一般相互向孝文靠拢,他处于两夹击的劣势,然他当即一个跃,破了阵法,顺势甩去一把符,符发出噼里啪啦像爆竹的声响,然而,打在女身上的符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女不仅无丝毫痛,反而激怒了女,她站起身子,腾空飞舞,披头散发,手一甩,大屋中七张柜子纷纷向孝文攻来,孝文左闪右躲,没有还击的余地。

  不料女趁孝文忙于防守,无暇顾及其他,自空中袭来,双掌击向孝文口,孝文身体犹如被甩出的物品飞出三丈开外,口吐鲜血

  孝文身受重伤,无心恋战,扯断手上佛珠红线,子珠同时射向女,女双手挡于前,子珠全部爆炸,待阴风吹散弥漫在屋中的烟雾,孝文与女已不见踪迹,大屋里没有留下任何打斗过的蛛丝迹,似乎是一场逼真的梦,可以证明这不是场梦的是孝文嘴角和衣服上的血斑,他太过轻敌,被女打成重伤。

  孝文连滚带爬地逃出304,张灿烂听到304传出的巨响害怕地跑下了楼,在楼下等待孝文凯旋而归。

  “快…扶我…回…寝室…快。”张灿烂瞧见狈不堪的孝文先是一愣,随后明白了孝文的意思,伸出双臂扶起走路左右晃动的孝文,迅速回到寝室,孝文打开柜子取出一粒伤药服下,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张灿烂顿时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他大声叫喊室友,可是室友们睡的像一样,没一个醒过来。他还想继续喊,一个微弱的声音传过来,他连忙将耳朵贴于孝文嘴边。

  “不要…喊了,他们…中了…煞气,醒不过…来的,将我…柜中…的…法器…放置…在门…窗上,女…就进不…来了。”

  张灿烂忙打开孝文的柜子,将里他见都没见过的东西拿出来,迅速放在门窗附近,正放下最后一件物品的时候,他看见窗外的女恶狠狠地看着他,他一害怕将手中一大堆白符扔出窗外,女连忙躲避,瞪了他一眼便消失无踪。

  张灿烂回到孝文身边,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是为孝文盖上被子,被子刚刚盖上,孝文口中就喷出一口血沫,在被子上留下朵朵梅花。

  张灿烂看着被子上的鲜血,惊魂不定,他狠一咬牙,走出孝文房间,再回来时手上多了盆与毛巾,他坐在孝文床边,想用温的毛巾将孝文嘴角残血擦净,张灿烂的手刚触碰到孝文的嘴角,便像触电似的缩回,孝文的身体冷得像冰,色苍白。

  张灿烂摸着孝文冰冷的额头慌忙地说道:“你必须去医院,否则会的。”张灿烂抱起孝文,孝文卖力地说:“不要…出去,女在…外等…着,出去,路…一条,打…电话…给…肖丽,我…手机…上有。”说完,孝文头一偏晕厥过去。

  张灿烂摸出孝文的手机,在通讯录上翻找肖丽的电话

  “找到了!”张灿烂拨通电话

  “哈哈哈,”电话中传来非人类的笑声,“出来吧,你逃不掉的。”

  张灿烂丢掉手机,笑声从电话中传来,他急忙捡起床上的手机并挂断。张灿烂无力地坐在床沿,额头上冒出滴滴汗珠。过了几分钟,他一冷漠站起身子,从自己房间抱来一床棉被,盖在孝文身上。

  “放心吧,今晚有哥为你守夜,女来了老子就和她拼命,活着的老子都不怕,了的老子更不。”张灿烂并不知道孝文的床下别有一番洞天,床下铺了一层八卦图,妖不能造次,否则魂飞魄散。

  “孝文,对不起,是哥害了你,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否则哥会内疚一辈子的。”张灿烂拧干毛巾,盆中的变得鲜红。

  孝文昏迷不醒,沉重的鼻音时有时无。

  次日清晨,张灿烂依旧守在孝文床边,彻夜未眠。

  “张灿烂,你守在在孝文床边干啥啊?”逍遥不怀好意地说:“你有什么企图啊?”

  “是啊,从实招来。”小郭子也在旁边起哄。

  张灿烂瞥了逍遥一眼浅浅道:“孝文生了重病,请你给老孔请个假,我留下来照顾他。”

  “哦,是不是很严重啊?要不要去医院?”逍遥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孝文说:“那好吧,你留下来照顾他吧,我会给老孔为你俩请假的。”

  “谢谢了!”张灿烂谢道。

  “咱们兄弟还扯这些啊。”逍遥抱着两本书走出105,诺大的寝室只剩下孝文与张灿烂两人。孝文醒来的时候张灿烂正提着塑料袋进门。

  “你醒了?”张灿烂打开塑料袋,香气扑鼻而来。

  “我刚才出去买了蛋瘦肉粥,很营养的,起来吃点吧。”张灿烂扶起孝文身子,让他靠着墙壁,一口一口地喂孝文。

  “谢…谢你!”孝文强吐出这三个字,乖乖地吞咽美味的肉粥。

  “肖丽…在哪里?”孝文看着张灿烂问道。

  “昨天晚上没打通。”张灿烂将昨晚电话里传来声的事情告知孝文,孝文听完满黑线。

  张灿烂见孝文不说话,说:“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说着手就向孝文额头伸去。

  孝文轻轻摇头,说:“这个女…起码有…两百年的…道行。”

  “什么?学校建成不到五十年,怎么会有这种事?”张灿烂一茫然。

  “李孝文,你怎么了,生病了?还能不能起来上课?”一种叫人听了令人厌恶的声音传来,张灿烂下意识转过身,老孔已在身后。

  “孔老师,”张灿烂出于礼貌请老孔坐在床边。

  “孔…老师,请…坐。”孝文艰难地说。

  老孔斜眼看了看虚脱的孝文,随即坐在床沿上,突然,像受到电击一样猛地站起身子,因为她受到了床下八卦图的法力攻击,但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她大声叱骂道:“又生病,一天到晚就生病,迟到旷课都是你们。”

  “孔老师,”张灿烂语气强硬地说,“我们什么时候迟到旷课了?今天孝文生病,我才留下照顾他的。”

  “你算什么东西,我是老师,李孝文是你什么人?给不要。”

  “他是我兄弟。”张灿烂没有说出这句话,老孔这些话根本不是人说的,如果她早出生两百年,一定是历史上出名的泼妇。张灿烂不想和老孔胡搅蛮缠,老孔掌握着学生的生大权,想要学校为自己安排就业,就必须要老孔证明此学生为人端正、品学兼优,有着良好作风,万一惹怒了这个不要的老女人,不光白交了学费,这辈子也就这样完了。

  “李孝文,张灿烂,第三节课必须去教室上课!”老孔说完扭着肥胖的屁股走出寝室。

  “他妈的,这个女人,老子总有一天会收拾你的。”张灿烂说完,孝文又咳嗽出一口鲜血

  “打…电话…给…肖丽。”孝文一把抓住张灿烂伸来的手,吐着血沫子说,便晕厥而去。

  张灿烂看着手机,久久未触碰,他害怕电话拨通又会传来昨晚女的阴笑,然而孝文的情况不容乐观,他深吸一口气,抓起手机拨通肖丽的电话

  肖丽正在上课,她的电话突然响动起来。

  “谁的电话在响,快挂了!”教授尖锐的声音传遍教室,全班同学都异样地看着她,她连忙掏出手机准备挂断,可是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名字却是孝文,孝文绝不会如此唐突地在这时打电话,必是出了什么大事,她不顾老师的指责跑出教室接通了电话

  “请问你是肖丽吗?”张灿烂小心翼翼的说。

  “是啊,请问你是?”肖丽听出不是孝文的声音有点生气地问。

  “我是孝文室友,他出事了,你赶快过来!”张灿烂将地址告知了肖丽。

  肖丽一听,满惊诧,顾不上请假,疾奔出门。

 

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人吃人剥人皮 妖精鬼怪 第四章 重伤在即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收鬼吃人悬疑

少箫笛照

关于创作者
笔名鬼少箫笛(箫笛),李文谭(1991—),中国严肃派文学作家,梦境派作家代表之一。重庆籍,发表若干诗歌散文,代表作有《樱花飘落的时令》、《血脚印》、《夏尔离家出走》、《血都》、《高考》、《算盘》、《牧羊人》、《花火》、《炼狱迷宫》、《大宇航》、《男权的牺牲品》、《消失的手》、《未来》等小说。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血脚印(鬼少箫笛著)血腥杀人吃人剥人皮 妖精鬼怪 第四章 重伤在即 世界本恶 哪有放下屠刀 收鬼吃人悬疑已关闭评论
  • 736,137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