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脚印 第三十三章 龙裔少年 鬼少箫笛著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血脚印 第三十三章 龙裔少年 鬼少箫笛著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较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魔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第三十三章 裔少年

字数:5601

 大约走了半刻钟之后,几人到达了一个广阔的空间,一阵猖狂的笑声传入耳际。

  这是一个金碧辉煌的殿堂,两侧站着两排小妖,上有一张椅,一位白发苍苍的少年坐在椅之上,椅一旁,肖丽被两只小妖控制着。

  三位队员举起枪对着众小妖,C1的枪杆子正对着椅上的少年,少年鄙视地看了看用枪对着自己C1,嘲笑道:“不自量力!”

  孝文肖丽所在的方向撇了一眼,确定她没事之后,松下一口气,而肖丽却不乐意了,撅着嘴巴,很不满意孝文只是瞥了自己一眼。孝文摆了摆手示意队员们放下枪,这些枪对这些妖精来说,等于玩具,举个例子来说吧,子弹刚出枪管,它就来到你的身边,后的结果不用我说你们也能猜到,而三位队员丝毫不以为然,他们之所以服从孝文的命令是为了找到肖丽本人,再将她解救出来,现在肖丽就在不远处,他们也没必要再听孝文的话,这也是二伯在他们临走之前秘密传达的,特殊事情特殊解决。

  孝文表情地对坐在椅上的少年说:“你就是幕后人?”

  “幕后人?我不是。”椅上的少爷笑呵呵地说。

  “叫他出来!”孝文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霸气。

  “谁?”

  “叫你们的头出来!”

  “这里我最大。”少年一只手撑在椅之上托着下巴缓缓地说。

  “放了丽丽!”

  “丽丽?真够亲……”

  “丽丽也是你叫的!”孝文骂道。

  “……切……”少年说完刚才被孝文打断的最后一个字,极不高兴,刚刚笑呵呵的表情被阴暗暗的容替换。

  “你识相点最好快点放了小姐。”A1发话道。

  “哦?我不放呢,你能把我怎么样?”少年说这话的时候站起身子,身上的袍及地,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

  “哼!”A1不在发话,枪杆子笔直的对着少年。

  “我真的很纳闷,你既然来到这里,为什么不问问我是谁?”少年一步步走向孝文,孝文身边的三人紧张举起枪,A1发话道:“站住!”

  “站住?凭什么?”少年刚说出前半句子弹就嗖嗖射向少年,但是说出后半句时却在三人身后,当三人惊慌地操起武器一致对后时,少年又突然出现在孝文身旁。

  “你最好管住你的人,否则我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少年说完消失不见,出现在孝文对不远处。

  “你们别再丢了行不?”孝文转头对三人说道,而三人却像是没有听见似的,枪口依然对着少年。

  “那么请问你是谁?”孝文转移少年的注意力,口气变得谦和很多,完全是商量的口气,就少年刚才施展的那几下子,就凌驾自己能力之上,似乎已经成了仙,可是现在出了一个问题,既然是仙人为什么会和这群万恶不做的妖精在一起?

  “你听说过吗?”少年笑眯眯地避开孝文提出的问题,说着貌似并不相关的问题。孝文眯着眼睛,似乎猜想到一些东西,脑海中迅速想到的一些信息。

  古代传说中的灵异物,是万兽之首,万能之属于物,它的产生与农业对的需求有关。《说文》记载:“,鳞虫之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鳞虫”即、鳄之类。平时住在里,春分时节登天化雨滋润禾苗。

  甲骨文字从辛字头,从蟠曲之体,为会意兼象形之字。“辛”字像棘刺之形,本义为“腕手段”,引申义为“威权”,楷书繁体字左为“立肉”,右为折角的“S”形,或看作大致的“弓”形。“立”为“辛”省,与“帝”字头同源,也是表“威权”之义,的威权性体现为一点:它能左右旱涝。古代帝王以天子自诩,就是表明自己是的后代,是真命天子,理所应当接管天下。后世帝王没有像先人那样纹身,但袍上的还是细长蟠曲的形之身。

  传说有着虎须鬣尾,身长若,有鳞似鱼,有角仿鹿,有爪似鹰,能走,亦能飞,能倒,能大能小,能隐能现,能翻江倒海,吞风吐雾,兴云降雨。中国传统的十二生肖中排列第五。青与白虎、朱雀、玄武一起并称“四兽”,也是四灵之首。传说多为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能够升天入地,沟通天人;能为仙乘驭,来往于天地之间。如黄帝乘升天,颛顼、帝喾、启亦乘往来。《三国演义》中曹操说:“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供天驱使,天驱使干什么呢,当然是接受天的旨意播洒雨。它的工具是云团,能被人驱使,如帮助大禹治的应(《广雅》记载“有鳞曰蛟,有翼曰应,有角曰虬,无角曰螭,未升天曰蟠。”)。

  “难道你是的后裔?”孝文皱着眉头问道。

  少年挑了挑眉毛,不回答孝文的问题说:“生九子,你知道之七子是谁吗?”

  “睚眦,之七子,身豺首,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杀好斗,总是嘴衔宝剑,怒目而视,是克煞一切邪恶的化身。”孝文答道。

  “不错!那你知道他的生平事迹吗?”少年问道。

  “睚眦是的第七个儿子,虽然是的后代,但是身子却像是豺豹。他的父亲看见自己的孩子长得并不像他,想把他杀掉,幸亏母亲苦苦哀求,他才得以苟全性命。十年成人之后,拜别了家门,投奔天涯。有天,他站在巅峰之上,见海阔天空,不可丈量;风起云涌,纵深无限。不禁感叹,我虽然身体不像,但是志气却是所独有的。虽然没有族呼风唤雨、腾云驾雾的本事,但是我却志向高远。父亲以貌取人,我确实是敢怒不敢言,凡是有志的人,能屈能伸,今天我就自立门户,定要成就一番事业,以证明我子睚眦的存在!说完之后,流浪天涯,以此来寻找成就大事的机会。”孝文看了一眼少年,少年情平静如,毫无异样,于是继续说:“商代时候,姬昌(商代的周文王,他益行仁政,天下的诸侯大多数都归从于他,子武王有天下后,追尊为周文王,是商末诸侯首领,史称西北侯,追封为周文王。)由于崇侯虎向纣王进谗言,而被囚于羑里。纣王弃臣而贪色,酒色乱性,荒淫无道。于是他向纣王提出批评和建议,纣王听后心里很不舒服,先杀害了他的长子,继而设计迫害他,不过文王命不该绝,落荒而逃,历尽艰辛,才回到都城西歧。纣王大怒,诏书各诸侯,要兴兵灭周,以除后患。文王回归周之后夜不能寝,昼不能眠。周危在旦夕,文王度日如年。

  “有天夜晚文王梦见将来临,想请他辅助自己,结果这时候却醒了。周文王善于卜卦,于是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卜卦,得到的结果是:西歧的东方,有个才人可以辅助他完成大业。于是前往,寻找才人。向东不到数里地,在河畔巨石旁边看见一个奇人,这人身形异,但见其如豺,身如豹,身负银刀,烂袍金甲;威风凛凛,似有吞月之势,气宇轩昂,如有揽日之力。此人就是的第七个儿子睚眦。文王壮胆问这个奇的人,壮士是那哪里人?身形为什么如此怪异?壮士回道,子睚眦!

  “文王大吃一惊,原来有仙相助,于是说明自己的身份。睚眦亦惊,只见这老者气宇非凡,却不曾想是周文王。睚眦心中喜道,今事可成了。于是行礼问文王安好。文王还礼道身上有疾病,所以寝食难安,如坐针垫。睚眦大笑,周文王不解,于是问其缘故。睚眦笑着说,文王患病已经很久了,就是纣王要讨伐周。文王惊诧不已,随即色黯然说,纣王诏书各路诸侯,以叛乱之名欲讨伐周,周非常危险了。睚眦问文王,你将如何迎战呢?文王对睚眦说,纣王是一条老虎,现在纣王欲携天下之兵来讨伐周,四都是敌人,寡不敌众,周就像砧板上的肉,而四八方都是贪婪的老虎,众虎竞食,无可奈何,如果用周所有力量来抵抗敌人,必玉石俱焚,假如不抵抗,则坐以待毙。现在我是悲痛万分啊!睚眦道,文王怎么能坐以待毙呢?文王踌躇片刻乃说道,为子之道,其孝为先,为臣之道,以忠为本。纣王无道,天自谴之,我假如因此而违抗纣王的意愿,就是不忠。我不忠,纣王一定发怒而来讨伐周,若因此而丢掉了祖上的基业,就是不孝。所以我当用自己颈上的人头去请罪,从而使纣王退兵,才不至于名节遭损。

  “睚眦冷笑数声说道,人人都说周文王是仁义之君,现在见之,原来不过是迂腐的老头而已!文王大怒,说,我以礼相待,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说完就要转身离开。睚眦再次大笑。文王说,话不投机,有什么好笑的?睚眦于是正色说道,现在纣王要兴兵讨伐周,你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你没有志气;先祖基业创建不容易,现在就要毁于你手,是你不孝;纣王兴兵,已箭上弦,刀已经出了鞘,怎么能因为你献上自己的头颅而罢休?你一相情愿,就是妇人之见,是你没有头脑;当权的人,应当恩泽苍生,如果因你而遭至灭顶之灾,是你没有仁义;纣王无道,哀声起伏,如果有一支义军击他,必群雄四起而支援他,纣王军队,必会土崩瓦解,你不兴兵,就是你没有谋略。所以我刚才才笑你!”孝文继续说:“文王听了睚眦的话恍然大悟,带惭色说道,姬昌迂腐,愧不敢当,险误大事,壮士的话如雷鸣惊梦。然而祖上的基业已如风中残烛,应当怎么办呢?睚眦拔出银刀,就在巨石上画出一方地图,用刀为笔指点江山,他说,商纣地广数千里,权及天下,其实是外强中干。纣王的军队和兵权散落于各个诸侯国,直接听命于纣王的不过歌一带。因此文王必先与各诸侯联盟才是上策。可速谴能言的使者说服他们。可以嘱咐使者说纣王暴政,人皆不敢言,周文王与各诸侯是唇齿之势,唇亡而齿寒,因此不可以助纣为虐。现在纣王兴兵,人声皆哀,国民都是敢怒不敢言,周可占人和;歌距西歧千里有余,不是一一夕可以到达的,周可占地利;纣贪色弃臣是逆天而行,周可占天时。昔日商汤废掉禅让制(指中国原始社会部落联盟民主推选首领的制度,中国统治者更迭的一种方式,指在位君主生前便将统治权让给他人。形式上,禅让是在位君主自愿进行的,通过选举继承人让更贤能的人统治国家。通常,禅让是将权力让给异姓,这会导致代更替,称为“外禅”;而让给自己的同姓血亲,则被称为“内禅”,让位者通常称“太上皇”,不导致代更替。)而立世袭制度,取代夏成立商,现在商纣王逆天无道,也应当群雄取而代之。因此你可以与各诸侯歃血为盟,兴兵讨伐商,如此这般,诸侯怎么会有不结盟的道理?文王非常高兴,于是说,我现在就派遣能言之使往四周诸侯说服他们,可以立歃血为盟之誓。睚眦点点头说,好极了。

  “文王又问,纣王要兴兵作战,有什么办法抵抗呢?睚眦用刀指着地图说,现在观天下之势,周在西方,商在东方,相隔千里。纣军到达商慢则一年,快则数月,非夕可以到达的。这段时间,你要励精图治,广积粮多囤兵,就可以抵抗住敌军。敌军千里而来,一定是人困马乏,我们完全可以坐着而等待纣王的军队到来,再一举歼灭,以逸待劳;敌人从很远的商过来,一定会急攻,可以躲开他们的进攻,让他们久攻不下,敌军内部一定急躁,要知道军队最忌讳急躁,可设一计来反击他们,敌人必会土崩瓦解,然后我们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攻到歌,那样子天下就安定了!文王地对拜睚眦说,凡是胸怀大志的人,都高瞻远瞩,雄才韬略,必有包藏宇宙之机,壮士是有志的人,姬昌不如!姬昌现在求贤若渴,若有壮士相助,大事就可以成功,千万不要推辞。

  “睚眦于是拜文说,睚眦虽是子,但是相貌丑陋,也没有呼风唤雨的本事,我的父亲父都不认我,因此我就是个山野村夫而已。承蒙文王看重,睚眦不才,当尽力来辅佐文王,以正我子之名。我只是一介武夫,引兵杀敌尚且可以,但是如果要治理国家则不行。”

  “现在你沿河畔而去,你将会看见一个垂钓老人,他的名字叫姜子牙,虽年过花甲,但是是难得的有才之人,有经天纬地的才能,你可以速请他来,如果得到姜子牙,则天下可定了。睚眦说完,两人沿河畔寻找姜子牙而去,其后,果然像睚眦所说的那样。武王封姜子牙为侯,号‘齐’

  “众诸侯与周结盟,都派出精兵援助文王。文王得道多助,有志向的人,都去投靠他。一年后,文王驾崩,其子姬发即位,号武王。有天,纣军前来攻打周。姜子牙与睚眦以兵迎战。纣军大败而归,武王亲统军而追击敌人。于牧野一战击溃纣军,商纣从此在地图上消失,周武王统一了天下。众诸侯没有不归从的,都进都朝贺。但是天下归周的那一天,睚眦不辞而别,武王噫嘻不已,于是亲自命工匠铸睚眦像在刀剑吞口,世代相传,来感谢子睚眦的辅周之恩。”

  孝文说完,少年笑着点点头不禁鼓掌说:“说得好!可是你知道睚眦离开后到了哪里吗?”

  见孝文沉默不语,少年便说:“睚眦已经完成了一番事业,天下人已经记下他的名字,睚眦的父亲知道他的一番事迹之后,想要与他相认,却被睚眦赫然拒绝,父亲大怒,闪烁金光化为一条巨,两在蓬莱大战七七四十九天,睚眦不敌,被黑金铁链锁于青城山下,转眼千年已然流逝,睚眦不甘自己就这样掉。就在睚眦将要元神具灭的时候,见张鲁(第三代天师,道教创始人张道陵的子孙都继承其业,均称‘天师‘)的女儿在山下洗衣,于是全身发劲,用最后一口力气抛弃自己的双眼,最后一口气息化成一股白雾以保护两颗眼,女人忽见有白雾绕身,于是未婚而孕,她感到非常羞耻,便自杀身亡。死前留下遗言,务必剖尸看腹中为何物。结果,腹中有两条双胞胎小,婢女把它们放进汉。”

  “你们有完没完?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C1大骂道。

  “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A1不耐烦地对孝文说道,队员们一直警惕地将枪杆子对着少年,双手有些发麻了,白发少年微微一笑,说:“让你们多活一阵子都不愿意吗?”说完不理会他们变得乌黑的脸色继续说,孝文当没有听见A1的话,继续听少年讲述。

  “四五年后,博邑有乡民早上去田地,却在田畔拾得一四五岁小儿,样貌丰美,言笑巧妙,灵通非常。回家之后,乡民收养了这个孩子,喜爱非常犹如亲子。几年后,有一僧人来到这家乡民家中,儿见到这个僧人惊避无踪。僧人告诉乡民这个孩子是华山池中五百小龙之一,窃逃于此。于是拿出一钵,注水其中,里面有一条小白游冶,僧人后来袖钵而去。”

  少年说完之后看见孝文皱着眉头,便猜到他心中所想,说:“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说这些故事,是吧?”

  孝文一言不发,头微微点了一下。

  “你之前不是问我一个问题吗?现在我就回答你。乡民解救的小儿,僧人带走的小蛇就是我爷爷!”

  孝文以及在场的人类听到少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无不惊讶。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血脚印 第三十三章 龙裔少年 鬼少箫笛著已关闭评论
  • 753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探索迷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