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脚印 第三十四章 危急万分 鬼少箫笛著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血脚印 第三十四章 危急万分 鬼少箫笛著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较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第三十四章 危急万分

字数:4332

 “你之前不是问我一个问题吗?现在我就回答你。乡民解救的小儿,僧人带走的小蛇就是我爷爷!”

  孝文以及在场的人类听到少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无不惊讶。

  真是不出所料,白发少年真的是族的人,孝文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付下小妖小孝文有能力,可以说是“大师”,而今,和自己作对的人竟然是族后裔,一百个孝文都不够他杀的。

  “我与你无冤无仇,河不犯井,为何要为难我这个凡人?”孝文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没有刚才的霸气,是一种商量的语气。

  “的确,我们无冤无仇,按理说,我不应该找你的茬,不过……”白发少年笑了笑并不说出后半句话。

  “不过什么?”孝文问道。

  “没什么,现在你不需要知道。”白发少年说道,不理会孝文发紫的色。

  “时间到了,你自然会知道的,人不需要那么好奇,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好奇害!”少年说。

  “你知道《酉阳杂俎。术》这本书吗?”孝文问白发少年。

  “知道,怎么了?”少年饶有兴致的看着孝文,样子就像饥饿的看着将要入口的老鼠。孝文心里很清楚,现在他就是一只老鼠,前的少年便是一只,现在他还没有动手,是因为猫要进食的时候总会玩弄一下猎物。

  “有法力道行的天师、真君能召、驱。《酉阳杂俎。术》讲述了一个故事:以前有个地方名叫云安,那里有一条江,由于当时江边有十五里险滩,舟楫若不靠人拉纤,无法通过。瘦代天师翟干佑念商旅之劳,结坛作法,召来群,共14条,均化作老人。翟天师让它们夷平险滩,以利舟楫,群领命而去。一夜之间,风雷震击,十四里险滩都变成了平潭,惟独剩一里依旧如故。翟天师一看便知是一条昨日未到,于是再次登坛作法,严敕吏召它前来。三日之后,方有一女子来到,原来是一条雌。好申辩说:乘船过这条江的,都有是富商大贾,给他们拉纤的,都是云安的贫穷百姓,他们一向靠拉纤过活。倘若险滩没了,舟船通行无阻,他们靠什么吃穿呢?宁可要险滩以赡纤夫,不愿利舟楫以安富商。翟天师听后连连点头,于是又召诸一切恢复原样。”孝文说。

  “你讲这个故事要想说什么?”少年皱着眉头上依旧笑容不减。

  “一直是中国吉祥之物,救人于危难,渡人于水火,从不妄自杀生,也不为非作歹,而你却勾结一帮乌合之妖,真是有辱你仙人几千年的伟绩和难得的名声!”孝文瞪着眼睛对少年说道。

  “呵呵,原来想说的是这些啊,你放心,我是不会和你作对的,我就是听说你法力高强,所向披靡,所以慕名前来想看看孝文大师是如何收妖降魔的,如果我真想和你作对,你认为你能打败我吗?”少年一副得意洋洋的情。

  “哼,就算你要出手我也不怕你,想必你听说过‘金翅’吧?”少年听见“金翅色赫然变得乌青,孝文笑了笑继续说道:“在印度的动物崇拜中,金翅受到最高的崇拜,而经常是金翅的猎物。在佛典中,的‘三患’之一便是金翅。传说金翅每天以为食,一天需要一条大王,五百条小。”

  “你说这个东西干什么?”少年问。

  “没什么,我承认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如果将‘金翅’召唤过来,你确定能打败我?”孝文说。

  “哼,不自量力,你以为‘金翅’算什么东西,它不过能对付伺候我们的一般仆,换做是得道飞天的,只有被灭得份。”少年满怒火地说,随即怒火消失,转而又是一笑容。

  “我不相信你能够在这深入地下的洞穴中召唤得来远在印度的‘金翅鸟’,即使召唤来了我也不怕,让你见识见识我是如何消灭它的,我今天来此不仅仅是为了瞻仰你的名气想一睹你的豪壮,随便还带了一个人来,想让你们认识认识。”少年摆摆手,一个中年男子从侧门走了进来,站在椅旁边,如果不是双眼放着绿光,不会有人知道他是一个妖

  “我没有妖朋友,没什么好认识的。”孝文说。

  “本来也没什么好认识的,不过你们可是有很大的渊缘啊。”少年说完,身子消失,出现在椅之上,肖丽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少年吓得抖了一下,少年察觉之后,转过头对肖丽说:“好好看,等会有场好戏。”

  “呵呵,我们终于见了。”中年男人说道。

  “我又不认识你,少给我套近乎。”孝文满不在乎的看着男人

  “哼,你杀我家人,难道不想认账?”

  孝文沉默片刻后,说:“我从来不妄自杀生,收妖捉怪都是降服归从,除非是那种作恶多端的,我才会打散他的元,你家人既然被我杀,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作恶多端,有余辜。”

  “哼,到临头还逞口舌之辩。”男人说。

  “不知是谁到临头。”孝文懒洋洋的伸了个腰,悄声对身边的队员说:“准备战斗。”

  “你又在讹人了,你已是穷途末路,你以为故意做的这样强势我就会怕你吗?这样做只能说明你心虚,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做梦!”男人说。

  “既然如此,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孝文发火道。

  “呵呵,你以为这样能激怒我吗?不可能的,那好,我让你得明白,”男人吸了口气继续说,“你还记得被你杀掉的孔老师吗?”

  “难道说你是……”

  “没错,她就是我相伴了将近三百年的妻子,你知道一路过来为什么没有遭遇什么抵抗吗?见你身上的法宝都用光了,故没有唤醒这个山洞里其它的东西,我要等你过来自投落网,亲自灭了你,为亡妻报仇,你其实没什么本事,如不是有些法器护着,你有什么本事在妖界鬼界之中闻名?今天我就要你身败名裂,血债血偿,用你的血祭奠亡妻之魂。”男人越说越激动,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你们去救丽丽,我来对付他,开枪!”顿时山洞之中枪声此起彼伏。孝文借着子弹的掩护,一个箭步冲上去,男人闪躲迅速,飞到石柱之上。三名队员一边开枪一边冲向肖丽,但却被群妖逼到墙角,即使三人不住的开枪,妖精没伤分毫,自己倒是多处受伤。孝文那边也好不到哪去,男人的双爪不断挥舞,爪风一波接一波地劈向孝文,孝文只能是左躲右闪,几个跟头翻过,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男人的爪风呼啸而去,打在石柱上就是深深的抓痕。渊宝剑劈开斜斜打过来的掌风,剑身震颤,似乎竭力反抗着,挣扎着,渊不能去劈掌风,会断的,孝文意识到这点,不再用宝剑劈开迎扑来的掌风。

  孝文身上多处带红,拿男人没有办法。他一方躲开男人的攻击,一方向围住队员的妖群靠过去,斩杀小妖减轻队员们的负担。

  C1大叫一声,被扔到数丈开外,就在他落地的瞬间,一大群妖精将他团团围住,啃食精光,场极其血腥,一分钟不到,C1的躺倒的地上只剩下一个骷髅头和几根骨头。

  队员们无不愤怒,和自己相处多年的老伙伴在自己眼前消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队员们眼睛顿时就红了,愤怒地大吼,不要命地端着枪妖精们射击。

  孝文无奈地躲避男人的攻击,帮不了队员们太多的忙。

  孝文终于扑到男人前,渊宝剑毫不留情地横劈过去,力道很足,可以劈断男人的腰,“啊,怎么会这样?”孝文大惊,何其锋利的渊宝剑居然砍不进去,掌风一挥,孝文腾空飞出好几十仗远。

  之前假扮肖丽的九尾妖狐藏匿在暗处,伺机而动,见孝文落在下风,乘虚扑来,孝文身子灵活躲闪,化解了九尾妖狐的进攻。

  九尾妖狐依旧是肖丽模样,妖媚地站在孝文对,眼妖醉地看着孝文说:“我的好哥哥,咱们又见了!”

  孝文一见此景,极其恼怒,二话不说,手中凝结一股真气,向九尾妖狐打去,九尾妖狐不料孝文攻击,慌忙躲闪,异常恼怒,大吼道:“我今天要用你的血慰藉我姐姐的在天之灵,受吧!”

  九尾妖狐发出一声呐喊,她身上的衣物被自身爆发出来的真气撕裂,九条手臂般粗细的白色尾巴不断在空中摇摆,脸不再是肖丽的摸样,双眼放出绿光,两颗上獠牙长及下巴,双臂变成毛绒绒的利爪。那种样子看起来真是毛骨悚然。

  “原来是只九尾狐狸。”不等孝文说完,九条尾巴便从四八方横扫而来,孝文伸出右手向这些白色尾巴砍去,他的手变成刀刃一样,没多久地上多了七条尾巴,各自扭动着,然后不再动弹。

  九尾狐发出痛苦的哀鸣,急忙收起剩余的两条尾巴。

  “我要你元神俱灭!”九尾狐说着向孝文飞来,两只利爪毫不留情地扫向孝文,孝文双脚腾空跃起,狠狠踩在九尾狐的背上,一个跟头翻得老远。

  九尾狐跌落地,吐出一口鲜血。她忍着背部的剧痛站起来,余光瞄到孝文,誓要将其五马分尸,孝文大惊不妙,急速飞向九尾妖狐,进攻为退,先下手为强,不料九尾狐视如归,不理会渊宝剑的威胁,利爪狠狠斜劈下来,孝文的手臂上还是被九尾狐的利爪划出深深的伤口,孝文被爪风击中,九尾狐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攻击的一刹那,被孝文另一手掌全力出击打中身体,几乎同时他俩被对方强大的掌风击飞。双方皆受了重伤,摔倒在一旁。

  孝文闷哼一声,缓缓站起身子,剧烈的疼痛感着实不好受。

  九尾狐被那一掌耗去了一条命,现在只剩下一条命,看样子要与孝文同归于尽。

  “呵呵,你现在就只剩下一条尾巴了,再丢一条,你就彻底玩完!”孝文故作轻松道。

  男人见妹妹身受重伤,不能再战,冷不丁地在孝文背后一击,一声闷响,孝文落在地上,他支起身子跪在地上,口中一股腥甜,朝渊喷出鲜红的液体。

  孝文竭力站起摇摇晃晃的身子,男人的爪风一波一波袭来,孝文渊挥舞,化掉扑而来的抓风,渊沾上孝文的精血,有了灵气,不再震颤,很容易地废掉其爪风,他一步步靠近男人男人也不躲避,应该是极其自信可以杀孝文,并没有做好防范准备。

  孝文已站在男人前,举起渊就要当头劈下去,男人也察觉到了危险,却无可奈何,然孝文侧一道白影一闪,直接飞向孝文,是那条只剩下一条性命的九尾狐,一直在窥视着,谁料孝文虽然不断躲避爪风的袭击,却没有暴露出自己致命的弱点,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现在孝文漏洞百出,且自己哥哥也将命丧泉之际,即刻出手。就在临近孝文的时候,又一道影子与九尾妖狐纠缠在一起,九尾狐哀号着倒在一旁,不再动弹。

  黑影正是那具在官家坡山头上与孝文搏斗的僵尸

  僵尸一跃,进入妖群包围圈,不到一会就咬几只妖精,给伤痕累累的两名队员开辟出一条生路。

  孝文渊宝剑悬在手心,正要想男人砍下,却因九尾妖狐的阻碍耽搁了一会儿,仅仅毫厘之距,男人即可反应过来,一个拳头打在孝文肚子上,再次被抛向远处地

  孝文连吐几口鲜血,疼痛感像滔天巨浪一样袭来,他把住渊的剑柄一点一点支起坠坠欲倒的身子,却再也没有力气动弹。

  男人再次凭空打出一拳,拳风临而来,孝文知道这次在劫难逃,不再躲闪,他也没有力气躲闪,而是闭上了眼睛,等待命运的判决。

  突然一个人影挡在孝文前替他受了那一拳,由于惯性,两人扑倒在更远处,孝文睁开眼,原来是张灿烂,他为孝文挡住了那一拳,孝文忙问:“你没事吧?”

  “啊,痛死了!”幸好张灿烂有龙珠护体,否则当即丧命。

  见张灿烂没事孝文松了口气,心里面是五十分的感动,要不是张灿烂为自己挡住那一拳,现在他就直奔黄泉路了。

  不给他们喘气的时间,男人伸出两臂,拳头紧握,孝文和张灿烂的身体缓缓漂浮在空中,表情极度痛苦,两手胡乱地抓着脖子,好像是被人抓住了两人脖子,两人试图扳开那无形的手掌。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血脚印 第三十四章 危急万分 鬼少箫笛著已关闭评论
  • 672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探索迷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