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脚印 第三十五章 僵尸复仇 鬼少箫笛著

立即注册探索号自媒体

血脚印 第三十五章 僵尸复仇 鬼少箫笛著

本书介绍

 

 

 

血脚印》是一本集灵异、恐怖、玄幻于一身的长篇文学作品,本书创作始于2009年8月,成书于2014年12月,全书约40万字。

本书背景宏大,故事可阅读性极强,人物刻画具体生动,场景描写细致,血腥场较残忍却构思独特,性爱描写大胆,本书通过故事情节对现实世界中“对与错”、“生与”、“”、“正与邪”的普遍观点进行驳论,描述各种人性,以此对现实世界进行批判,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文学精品。

精彩开始

       灵异事件,迷雾重重,诡事连连,环环相扣,是巧合还是背后的阴谋?

  三界混战,群乱舞,斗个你我活!

  白发少年,精通滔天法术,乃何许人也?

  蒙君,布下惊天迷局,此目的为何?

  风华少年,结缘茅山,维护正道,举步维艰。

  正邪较量,相依相存,太极两仪,阴阳流轮。

  一“步”血脚印,走尽人间路,看破不平事!

第三十五章 僵尸复仇

字数:3692

 不给孝文他们喘气的时间男人伸出两臂,拳头紧握,孝文和张灿烂的身体缓缓漂浮在空中表情极度痛苦,两手胡乱地抓着脖子,好像是被人抓住了两人脖子,两人试图扳开那无形的手掌。

  孝文与张灿烂由于缺氧色变得乌青,两人手上的气力也越来越小,即将没气。

  此刻,僵尸杀完了小妖一跃来到男人身边,长着尖利指甲的双手毫不含糊地攻向男人男人大惊,身形一闪躲开僵尸的进攻,孝文和张灿烂随即落倒在地,孝文现在全身无力,意识已经模糊,眼皮半睁,口吐白沫,而张灿烂只是全身疼痛,不像孝文快要回老家了。

  肖丽见孝文如此,不再惧怕白发少年之威,跑到孝文身边,椅上的少年没有阻止肖丽的行为,而是招手命令“看护”肖丽的两名小妖前去解决那两位队员。

  男人躲闪开僵尸的进攻后,骂道:“你经啊,看清楚我是谁!”

  “你的样子我看得很清楚!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张灿烂睁大眼睛,没听错,是当初那具僵尸正在说话

  “就是你,你开把我杀害!就是你,挖出我的尸体将我变成这副摸样!”僵尸的话语越来越激动,她转过身子说:“如不是孝文大师释放出我的三魂,让魂魄合体,我还在为你做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你该!”

  “哼,没错,是我杀了你,但是这些都是由他而起,”男人指着躺倒在地的孝文,说,“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我不会想法设法害你,如果不是他,我妻子不会万劫不复,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想着报仇,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要找也应该找他,不是来找我!”男人也极其激动地说。

  “我呸!你说话,杀了你老婆也是替天行道,谁叫她胡作非为,杀人成性,她有那样的下场是她活该!”站在孝文身旁的肖丽辩解道。

  张灿烂听得一头雾水,一时间搞不清状况,而孝文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去脉,孝文一直在追查事情真相,为了阻止孝文继续追查,欲将其铲除,于是设计杀害了这位女性,并施法将其化至僵尸意外巧合之下,孝文收集到她的三魂,又在巧合之下,三魂重归她的僵尸本体,致使化为僵尸的这一鬼记忆起以往事情,如今寻仇报复。

  两名队员正和“看护”肖丽的两只妖精周旋,不多时,B2背着B1的尸体也进入大洞之中,加入这场战斗。

  僵尸说道:“借还钱,杀人偿命,我要你!”说完,飞身扑向男人男人哪里是僵尸的对手,男人法力再强,僵尸均刀枪不入,丝毫无事。

  无数掌风从男人手上发出,攻击到僵尸身上,只是割破了些许衣角,僵尸毫发无伤,没几个来回僵尸就来到男人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男人脖子咬住,尖利的牙齿插进男人身体,贪婪吸食着男人的血液,男人不断地哀嚎,浑身胡乱得挣扎,不一会儿,男人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最后不再动弹,僵尸并没有就此放过他,她心里一股子怨气,不断地撕裂男人身体,没多久的功夫,男人就被僵尸撕成了碎片。

  坐在椅上的少年冷漠地看着这一切,他这时候站起了身子,叫住正在与三位队员周旋的两小妖,小妖转身便到达少年身边,一左一右地站着。

  “你今天的表现真让我失望,如不是有他人帮助你早就下黄泉了,你的本事一点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有什么三头六臂,没几下就倒了,但愿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能让我刮目相看!”说罢,身体一转消失得无踪无影。

  少年及他的随从消失之后没多久,山洞中天崩地裂地晃动起来,石块不断地下落,张灿烂不由分说背起孝文往外跑,B2也背着B1的尸体跟上,两名队员包好被啃噬精光的战友尸骨相互搀扶着跟上张灿烂,不久,大伙就来到了洞口,这是一个狭小的地洞,正是张灿烂无意之中发现的洞穴入口。

  孝文撑起最后一丝气力对僵尸说道:“和我们一起走吧。”

  而僵尸却摇摇头说:“这里还有很多物,需要我来约束,再说我出去之后只不过是个人见人怕的妖怪,不如就留在这里,我决心要留下来守护这灵异的山洞。”

  见僵尸不愿离开,孝文不再强求,道了一声谢谢之后便被人搀扶着进入狭小的石洞,费了不少力气终于赶在石洞入口坍塌之前出来了。

  二伯接到肖丽的电话,整晚未眠,孝文当前重伤,回不了湖南,肖丽要留下来照顾孝文,几天下来,二伯心烦意燥,实在等不下去,连夜叫来专车,在两位保镖的保护下,二伯迫不及待坐上了飞机,前往重庆。

  高山之巅,云雾缭绕,一座宫殿屹立当中,恍然一见,犹如仙界宫舍,雄壮辉煌。

  “少,万女妖下落不明,你可知道?”血蝙蝠眯着眼睛问。

  “血蝙蝠,我看你是在说笑吧,万女妖通广大,难道还会出意外?”白发少年故作疑惑地说。

  “不过是有蛮长的日子没见到她了,今日会也未见其踪,该不会真的是出意外了吧?”七星皱眉说。

  “哦?不久前我才拜会了她,怎么突然就失踪了?”白发少年奇道。

  “前日,我前往聚妖洞,只见空空如也,婢女侍卫们已不见所踪,看样子,凶多吉少!”在一旁的穿山甲插话道。

  “我听说万女妖已经了!”血蝙蝠说。

  “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该不会天庭…”穿山甲惊惶道。

  “唉!东北乱党蠢蠢欲动,已经在筹措准备,大肆招兵买马了,万女妖统领千妖万,如今下落不明,真有意外,别说天庭方,万一乱党整虚而入,其后果也万不敢预料哇!”七星忧虑道。

  白发少年也忧虑道:“是啊,现在已是非常关头,万一有所不测,后果不堪设想!”

  血蝙蝠看到少如此,不禁火冒三丈指着白发少年斥骂道:“哼,别再装了,万女妖就是你杀的!”

  穿山甲和七星皆是一惊,继而看了少一眼,七星说:“胡说八道,血蝙蝠,你虽与少不和,但也不必血口喷人吧,少贵为群之首,怎会做这样事情,再说,万女妖也非等闲之辈,如是少将其杀害,怎么我们一点风吹草动都没听见?”

  穿山甲也觉在理,附和道:“是啊,万事凭证据,你没有证据,就诬陷啊!如今外有乱贼,我们内部千万不可乱啊!”

  血蝙蝠摇摇头说:“少不愧道貌岸然,不知什么时候也把他们两位也收拢了,大权在握,铲除异己,你是不是很快也要对我下手了?”

  “血蝙蝠,你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懂啊!”白发少年面无表情地说。

  “哼,万女妖后,其贴身丫鬟曾经密函于我,方知你以地脉珠为诱饵诱骗万女妖上钩,兵不血刃得就将其杀害,后我秘密派人调查此事,确实为真,这借刀杀人的手法,也只有你少运用得出入化啊!”血蝙蝠盯着白发少年说道。

  七星和穿山甲在听到地脉珠后,再度一惊,色大变,只是默默看着少,不再言语。

  白发少年听完哈哈一笑说:“既然你派人调查过,那么谁做的证,你倒是叫他出来,当场对质,不要在这里逞嘴皮之快。”

  “哈哈,”血蝙蝠也笑道,“这就是你少高明之处,知道这件事情的九尾狐狸一家子都遇害身亡了,早已经无对证。”

  “既然无对证,你就是诬陷,根据律法,你诬陷当重臣是要处以分尸酷刑的,来呀,将他给我拖出去!”少说完,几名侍卫纷纷进出厅堂,欲要将血蝙蝠拿下。

  “慢!”穿山甲当即制止,说:“事情还未查清,怎可以随意杀害朝中大臣,难不成血蝙蝠说到你的痛处,欲要先斩而后快?”

  “是啊,在事情还没清楚之前,绝不能枉杀忠良!”七星也附和道。

  突然的变故让白发少年始料未及,却听血蝙蝠更加狂妄,说:“可惜你千算万算,还是算露了一件事,你以为你可以得到珠,却没想到孝文竟然可以杀掉地脉真,取得地脉珠,并且,珠还被一庸碌凡人服食,可笑哇,可笑!”

  七星听到血蝙蝠如是说,眼睛一转,故作冷漠说:“地脉珠亿万年不生,亿万年不长,极其罕见,当真存在?”

  “那是当然!”血蝙蝠肯定地说。

  七星心中窃喜,不再和他们纠缠,拜过告别,消失在茫茫云雾之中。

  穿山甲细想了一下,也抱拳告辞,尾随七星而去。

  大厅中,只剩下少和血蝙蝠两人,两人默默地对持着。

  “血蝙蝠,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人。”白发少年坐在椅之上玩弄着物件说。

  “哼,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将来,事情一旦败露,天下之大,恐怕也没你的容身之处了!”血蝙蝠说完,大步流星离开了厅堂,化为白烟而去。

  白发少年身上冒出丝丝寒气,他看着血蝙蝠离开之处,眼内透露着些许杀意。

  张正阳走到白发少年跟前,语气谨慎道:“血蝙蝠向来与您不和,如今七星猫和穿山甲也提防起主子您了,是否要?”张正阳边说边举起手臂,做了个手起刀落状。

  白发少年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继而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张正阳,其眼神冰冷,张正阳不敢与其对视,猛地低下了头,身上微微发抖。

  白发少年招了招手:“你过来!”

  张正阳心惊胆战地向前走了一小步,白发少年说:“我有件事情交给你办!”

  张正阳一听,心中顿时欣喜万分。

  张正阳附耳上前,白发少年吩咐完后,张正阳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叩拜了少年,继而腾云而去。

  少年微闭双眼,叹了口气,突然睁开双眼,双目发光,身形闪烁,消失无踪。

  又是一间金碧堂皇的大殿,大殿之上,一位脸蒙黑布的男人坐在椅当中,不怒而威。

  大殿内刮起一阵清风,少年自虚空中走来,他双手握拳,说:“主人!”

  椅上的男人没有一丝表情,问:“事情办得如何?”

  “回禀主人,万女妖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饲养了地脉真,可是孝文并没有服用龙珠,反而给了张灿烂。”白发少年说。

  男人听完白发少年的汇报,眼睛闪烁些许光芒,许久没有说话。

  “主人,万魔女妖已死,各方守护皆已怀疑,均胆战心惊,欲有联盟之意,加之乱党猖獗,情势危急,主人是否已有主意?”白发少年问道。

  喜欢就推荐收藏

weinxin
探索迷踪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探索迷踪,探索未知领域!
  • 血脚印 第三十五章 僵尸复仇 鬼少箫笛著已关闭评论
  • 656
    A+
所属分类:恐怖文字
探索迷踪网